自家小孩只是草,别家小孩都是宝,越比较,孩子越没自信

​所有的教养书都千叮咛万交代,「千万别拿孩子和其他人比」。父母明知道不应该比较,但眼前只要出现可供比较的对象,便忍不住处处比较起来,这或许就是人的劣根性。

成绩排名、录取学校、在社团的活跃度、交友人数……样样都可以拿来比较。「输给谁都没关係,就是不能输○○○。」「连○○○都考上A校了,你再差也要考得比A校好。」当父母不停拿孩子与人比较、竞争时,对孩子说话的遣词用字、神情与态度也愈来愈严厉。或许这些是出于鼓励孩子上进的好意,却可能因此造成孩子不知所措、丧失自信,剥夺了孩子的自我肯定感。

有的妈妈们彼此明争暗斗,默默设定孩子的比较对象,用来确认自己在「育儿成绩排行」中的名次。然而,因为妈妈的心机却把无辜的孩子牵扯进来,口口声声说是为孩子好,其实只是为了满足大人的自尊心罢了。

在我的门诊中有位被确诊为ADHD的孩子,我苦口婆心劝说这孩子的妈妈,「和别人家孩子比较,一点意义也没有」,但这位妈妈总是撇撇嘴,似乎有口难言。原来这孩子被学校老师锁定,不停拿他和班上小朋友比较,向妈妈抱怨说,「你们家孩子怎么连○○都不会」、「其他孩子都没问题,怎么就你们家不行」。久而久之,妈妈也养成反射性地比较的坏习惯,变得老是神经兮兮、神情紧绷。

这孩子开始接受专业治疗以后,在学校惹事的次数明显减少。之前,他不断被拿来和其他同侪比较,遭受贬损,自信心低落,所以长期心情沮丧。我们为他发掘出自己的强项,让他在自己的强项中找回自信与热情,从此这孩子判若两人。此一真实案例为我们证明,即便是被认定为遗传因素造成的发展障碍,都可能在适当的机缘促成之下,建立起孩子的自信心,只要不胡乱与人比较,孩子其实是有希望大放异彩的。同时,我们眼见陪同孩子来治疗的妈妈,神情一次比一次开朗,对她明显的改变感到不敢置信。事后回想,这是第一次在诊间看到她的笑容。孩子找回自信以后,为了养育发展障碍儿受尽煎熬的妈妈也随之重拾信心,说明这并非一条没有出口的无尽隧道。

教育

不只是发展障碍的孩子如此,面对个性强烈、我行我素的孩子,同样忌讳拿他们与别人比较。如果非比不可,那就拿上个月的他、半年前的他来比。有的孩子或许会因为和别人比较而受到激励,因为同侪竞争而奋发向上,可是别忘了,很多孩子不吃这一套。

孩子长大成人以后,无论是否在社会上出人头地、是否过著幸福人生,都能够认同自己、乐于做自己、庆幸自己的存在,这种「自我肯定感」,取决于「周遭人」的影响。爸爸、妈妈、学校老师,连同我们这些小儿科医师都算在内。我们的使命,就是为守护孩子的自我肯定感而尽心尽力。

此外,妈妈保持住自己的自我肯定感也很重要。

在预产期前生出低体重儿、验出孩子的染色体异常、带孩子的过程中发现孩子发育迟缓……即便有种种无法预料的意外,养育孩子的大原则仍然不会改变。「都怪我怀孕期间搭飞机回娘家」、「是我经常熬夜害惨了孩子」、「为什么我没有早点发现自己怀孕了」、「如果再晚一个月受孕就好了」……妈妈或许有著无尽的悔恨,但其实这些悔恨的内容几乎都和发生在孩子身上的「意想不到」无关。无论如何,首先要诚心迎接孩子的出生,用感谢的心意对待孩子,孩子也会以「谢谢把我生下来」的感恩之情给予回报。

尽管不断唠叨,笔者仍然必须再次强调,教养孩子自我肯定感的最大力量,来自妈妈本身的自我肯定感;而养育孩子的经验,对妈妈的自我肯定感具有莫大的影响。

「有了这孩子万事足矣,是我把孩子生下来的,我是孩子的妈呢!」怀抱满足喜悦之情的妈妈,本身的自我肯定感也必定强大。相反地,「都怪这孩子坏了我的好日子……可毕竟是我把他生下来的。」满是无奈心情的妈妈,将无可避免地破坏本身的自我肯定感。

不过,自我肯定感也并非如玻璃艺品般娇贵脆弱不堪一击,必须拿鹅绒布细细擦拭、小心翼翼包裹,捧在手掌心万般呵护。生产、育儿的过程,可以视为妈妈提升自我肯定感的途径。请回想孩子刚出生时,那张纯真无瑕的天使面孔,还有身上散发的淡淡奶香和温润的触感。再想想孩子出生一到两星期以后,第一次的呵呵笑声。

自我肯定感犹如「生命之水」,是它的浇灌让遗传基因所赋予的才华开花结果;而妈妈的自我肯定感,正是促使孩子绽放才华的关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