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场要领:肯定自己的价值,远比在意别人的不满意来得重要!

艾儿莎在新加坡工作时,观察到一些人在职场上比较害羞不敢表现自己、不擅长职场人际交往、被动或是没有自信。

以前我都把这些表现归因于原生家庭的影响,像是父母对子女的态度和期待,或是教养方式。

但后来在《被讨厌的勇气》一书中,看到阿德勒主张“真正决定我们表现的,不是过去的经历,而是我们自己赋予这些经历的‘意义’”,才理解能彻底改善年轻人在职场上受挫的方法。

到底“自己赋予意义”,是什么意思呢?

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,创造自我价值

心理学家阿德勒认为,当我们过度在意他人对我们的评价,表面上看似顾虑他人感受,但实际上,这是一种“以自我为中心”的表现。也就是把自己看得过于重要,认为所有人该喜欢自己、肯定自己。

初入职场

因此,只要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、感觉到自己是有价值的、是被人需要的,那么别人(包括父母)的不满意对你来说,就不那么重要了。

我相信父母的影响并没有这么直接,反而是在一连串的成长经历中,我们有没有靠着学校环境与自我的人际关系找到“看待自己”与“肯定自己价值”;

并从中练就受挫弹性、正向积极心态、自我能力累积等等,这才会在你的职场表现上有重要的份量。

“肯定自己的价值”,才能在职场上有所表现

当然,关系越亲密的家人,我们就越在意他们对我们的看法。得不到父母的认可确实令人难过,但是我到新加坡后,发现跟我同年纪的星国年轻人所受的家庭教育比台湾更保守,这跟新加坡的历史与地理环境、早期经济条件有很大的关系。

在我这个年纪的多数人,其实已较脱离上一辈父母疯狂打骂模式了。例如我认识的新加坡菁英中,一半以上的父母会以“打小孩”做为严格管教方式,并以华人传统文化的“压制”方式逼迫他们学习。

初入职场

这些我所敬重的职场菁英中,甚至鲜少人提到,他们的父母是“认可他们的”。有时候表现得不错、考试考得不差,回去找爸妈讨个欢心时,父母是以“做人要谦虚”、“人上有人、天外有天”回应,不像西方采取赞赏与鼓励的文化。

在父母眼里,有些人永远只能被归类为糟糕、调皮的孩子;但只要我们愿意,绝对可以变成一个群体中诚信可靠的朋友,一个称职的职场人。

推荐阅读:职场新人需调整的4 个心态:有时候不是职场残酷,而是你还没找到方法适应!

我相信,“自信”和“被他人需要的感觉”不取决于父母对你的评价,而是来自于你自己做了什么,以及你如何看待自己的行为。

因此,与其执着原生家庭的影响,不如从生活所扮演的各种角色当中亲身体现,并挖掘自我价值,进而找到支撑自己的关键点。

称赞下属表现,对方为何不领情

认为“主动赞美”已经是给下属极大的面子以及肯定


我看过不少主管阶级的人,因为年纪或过往经验,顶多表现出一种“欣赏与赞赏下属”的态度来对待同事,甚至认为“主动赞美”已经是给下属极大的面子以及肯定。

因此当对方没有以相同努力回报时,就会产生“为何年轻人都不领情”的负面思绪;还批评他们不好好努力工作,让这段关系越来越差。

初入职场

关键在于,这些主管以为年轻人藐视“动之以情”策略,可问题是主管想不到这类的表扬及肯定,对员工来说并不全然是正面的事,其中也可能意味着一种不平等的关系。

举例来说,若主管对下属交办的成果只说:“你做得很好。”其实隐含了只在乎成果好坏,以及上位者对下位者的评价,并不带有同理心与实质的关心,又何以谈“情”呢?

要创造良好的团队合作关系,赞美也需要有技巧

下位者心中不安的感受依旧没有减少,还是会战战兢兢、深怕自己下一次的成果不能让主管满意。这样会让个人在职场的表现中缺乏自信、安全感甚至是信任感,连带让下属贬低自我、减少工作效率与成果;再扩大一点,更可能劣化团队合作关系。

所以,像我自己,虽然员工不多,但是从创业开始的三个员工到现在六、七个员工,我都会时时提醒自己,对待伙伴要像对待朋友一样,付出真心关怀与同理,并存有感激之心,才让彼此甘愿付出,享受一起创造的成果。我认为身为主管或老板、资深前辈,必须要积极建立起平等关系,要更多地表达鼓励、感谢、关怀。

初入职场

比如,“我看见你很努力,谢谢你的付出,成果很棒”。这就是带有以上三种元素的语句,更显得尊重彼此的关系。对方能感觉到自己做的事是有价值的,自己的存在也是有价值的。

我很喜欢阿德勒的一些信念与思维,尤其运用在职场中,鼓励了我们和越来越多人建立平等关系,我们就能够深刻感受到自己的价值,从不一样的角度看待所处的位置;同时,让别人也能拥有“价值定位”的机会。这样才是在整个社会与各种环境里,保持正向循环的方式。